觀眾席上,有些人拿著國旗到場,有些人在白紙簡單畫上代表國家的顏色,成了加油旗幟。當自家隊員們現身的時候,他們大聲吼叫著,站在場邊,與熱身的隊員們合照。更靠近球場的球迷,有的拿出自製的海報,有的拿出不同顏色的球衣(看到有人拿黃色的球衣遞到Ranidel De Ocampo面前,不知是否為菲律賓俱樂部的隊服)給球員們簽名,然後在現場DJ播放家鄉歌曲的時候,跟著節奏大聲歡唱著。

去年世界杯的時候,曾蒐集過一些菲律賓男籃隊的資料,所以這幾天一直關注他們在瓊斯杯賽場的表現。過去一年,發現很多當地媒體都喜歡用「Gilas Pilipinas」稱呼球隊,但卻找不到「Gilas」的正式解釋。今天,我終於有機會問到場邊的觀眾,這個詞彙到底是甚麼涵義?就當我操著破爛的口音,用英文自我介紹的時候,他們告訴我:「那是『很棒』的意思。」

能直接用中文溝通就太棒了,他們的中文講得比我的英文好太多了……

下列原文刊載於HOOP美國職籃雜誌2014年10月號,關於Andray Blatche加入菲律賓國家隊,以及該國人民對於籃球熱愛的故事。(寫得不好請見諒,如有錯誤再煩請指證。)

Andray Blatche歸化-4P

挑戰世界的機會—Gilas Pilipinas & Andray Blatche

「這是一個向全世界宣告,我們多麼熱愛籃球比賽,以及我們是擁有競爭力的絕佳機會。」隊長阿拉帕格(Jimmy Alapag)在本屆世界盃,最後一場比賽結束之後,情緒驚動地說著……。

「我們屬於這個舞台,我們就是要確認,我們屬於這裡。」

Gilas Pilipinas
「全球超過百萬的菲律賓人民給我們能量,我們以一場勝利作為回報。」這是阿拉帕格的賽後發言。「所有的兄弟們值得這一勝,我以身為其中的一份子為榮。」這場比賽,他拿到18分與4助攻,對於即將在12月滿37歲的阿拉帕格來說,這或許是最後一場世界盃比賽。

西班牙世界盃,分屬B組的菲律賓在小組賽的最後一日賽程,碰上實力較為接近的塞爾維亞,通過延長賽的煎熬,以3分險勝,畫下一個完美句點。距離他們上一次在世界級的戰場拿下勝利,已經相隔40年之久。

「賽前,我告訴隊員們,讓我們打一場讓所有人都能回味一輩子的比賽吧。沒人能知道我們會在這裡待多久,但不管結果如何,我們都要讓孩子們感到驕傲,我讓球員們都想一想自己的孩子。『我們是在用生命打球。』」總教練雷耶斯(Chot Reyes)在此賽事搶下唯一的勝利之前,如此激勵自己的夥伴們。

隊上成員平均6呎3吋的菲律賓隊,是參賽32國家之中,最矮小的隊伍。但當他們碰上長人林立的強權,卻不曾退縮。首戰克羅埃西亞,歷經延長賽後才以3分飲恨;碰上世界排名第三的阿根廷,一直到第四節才被逆轉;4場敗仗,合計負分僅23分,已經獲得各國球迷與專家的尊敬。

然而,這支在國際上被稱為「Gilas Pilipinas」的球隊,一舉吸引眾人目光的演出背後,跟他們曾經質疑、必須犧牲兄弟出賽資格的新隊友,緊緊相扣著。

LabanPilipinasPuso!
「就像是每一個菲律賓人,他們呼吸、睡覺與飲食都是籃球。人們穿著拖鞋,或是在淹水的地方打球。我無法想像這個地方沒有籃球的樣子。」在紐約雪城出生的布萊契(Andray Blatche)能感受到這個國家對於籃球,那種不可思議的熱情。

布萊契曾說,加入菲律賓國家隊,不是太困難的決定,熱愛籃球,是他們的共通點。

回到暌違36年的戰場,菲律賓試著想增強競爭力,而最快的效果,就是歸化一名即戰力的NBA球員。他們最初的目標,是曾二度來到馬尼拉參加表演賽的麥基(JaVale McGee),但困擾這位大個的傷勢,使得籃協必須將目標轉向布萊契。

為此,籃協聘請普萊爾(Duke Pryor),扮演居中牽線的角色。普萊爾去年曾成功邀請布萊恩(Kobe Bryant)來到馬尼拉出席代言活動,他的廣大籃球人脈,偶爾能替有需求的國家,尋找有天分的NBA球員。

普萊爾與布萊契通過幾次電話,確認歸化意願,並且負責談妥這位NBA老將的出賽費用後,算是完成第一道手續。此外,由於布萊契並不具有菲律賓血統,根據法規,籃協必須提出申請,經由國會與總統的核准通過,布萊契才能正式成為國家的公民。

「我願意效力此國家,並擁抱國民的習俗、傳統與想法。」布萊契在紐約市與菲律賓領事館的工作人員會面,宣讀著條文,隨後說道:「學習如何用當地語言溝通,會是一件有趣的事。我的目標是打好籃球,並與菲律賓的隊友以及球迷好好相處。」

就在簽下這份誓詞之後,參議院反對這位運動員的歸化聲音總算消失,終於,在六月十一日,菲律賓獨立紀念日的前夕,得到總統的允准,布萊契才正式成為一位菲律賓公民,歷經波折的程序,總算畫下句點。

不過,就在此公告正式拍板定案前,布萊契才在個人社群網站上,寫上一串他加祿語方言:「#LabaPilipinasPuso!」這原先代表的是「戰鬥吧菲律賓之心!」卻因為拼字錯誤,變成「清洗菲律賓之心!」之意。

如此無腦的舉動,不禁令當地球迷與媒體想起他的過往:曾經因為沒有隨隊,而錯過比賽;為了達成大三元,與隊友搶球;上個球季因為身材變形,被籃網隊短暫驅逐等等脫序行徑。

種種議論與質疑聲浪漸起,選擇歸化布萊契,是個正確的選擇嗎?

Pakikisama
「來冒個險吧。」雷耶斯說,對於布萊契的個性,他們能夠掌握的有限,但能賭上一把的,是這位6呎11吋高個的活動能力。

雙方決定在邁阿密碰面,進行第一次練球,如此一來,還是自由球員之身的布萊契,能夠方便地與各個球團洽談。

終於,大夥經歷超過24小時的飛行,途中兩度轉機,球員們總算能在一個小木屋與游泳池環繞的高級場館,見到這位極具爭議性的新隊友。

當布萊契才第一次換上菲律賓配色的練習服,在場上練習投籃的時候,雷耶斯將手交叉搭在肩上,站在中場看著。五球,七球,一直到十二、十三球,「他一球都沒有投丟!!」雷耶斯像個拿到聖誕節禮物的孩子般,用菲律賓方言開心地大吼著。

接著,其餘隊友們也對這位新中鋒的球技感到讚嘆。

布萊契在三分線外接獲傳球,運球一次後,殺進禁區單手扣籃;交替著變向運球,換手運球,背後運球,布萊契以順暢的動作,穿過三個防守球員的封阻後,將球放進籃框。練習甚至因此中斷,隊友紛紛停下手邊事務,試著模仿布萊契的切入動作。

但是當布萊契因為猶豫,沒有立即將球交給隊友,或是攻擊籃框,團隊的進攻因此窒礙之時,雷耶斯也會在場邊大吼,叫場上的球員們持續不斷地攻擊。

「我每天都在觀察,他(布萊契)是個可教導的球員。」雷耶斯看見一個願意學習球隊系統,與隊友一起打球的布萊契。「我曾經想過,布萊契會與我們很疏離。」不過看到他與隊友的互動後,心理終於放下一塊大石。

「我的兄弟在哪裡?」這是布萊契踏進邁阿密場館後,最常說出口的第一句話。
他口中的「兄弟」指的是球童,正式工作是在街上賣大米粥的圖拉霸(Bong Tulabot)。圖拉霸會在練習之前,幫布萊契在小腿肌推上薄荷油,兩人常在練習場上玩在一起,當布萊契贏下隊內投籃比賽的時候,圖拉霸總是在旁開心地又叫又跳。

正式練習之前,布萊契也會一一與教練還有隊友擊掌、擁抱。場外,他與隊友們講著玩笑話,說過去隊友強森(Joe Johnson)跟傑米森(Antawn Jamison)從不灌籃。練習結束後,布萊契看著隊友大衛(Gary David)的搞笑表演,並且每天學習一些菲律賓方言的垃圾話。

「Pakikisama」,指的是一種與人相處的珍貴價值,就像布萊契宣讀的誓言一般,他正在實行並了解當地語言的真正意涵,。


Puso
「所有的事情都跟個人有關,對於我們來說,贏球沒有他法,就是需要用『心』打球。」在邁阿密的一次會議中,雷耶斯向布萊契解釋關於「Puso」的民族精神。「2007年,我們輸掉獎牌後哭了。2012年,我們贏了獎牌,我們還是哭了。這就是我們,我們用菲律賓人的精神打球,而且相當認真。」

去年的亞錦賽,這支球隊就曾實現此種精神。

在那場四強戰中,主力中鋒多希特(Marcus Douthit)在第二節就早早因膝傷退場,但靠著奧坎波(Ranidel De Ocampo)與平格瑞斯(Marc Pingris),兩位身高僅6呎4吋的硬漢死守籃下,加上精神領袖阿拉帕格末節兩記的關鍵三分球,終於保住領先,這是他們繼1985年後,首次擊敗南韓,提早確保拿下世界盃的參賽門票。

但「Puso」不僅是艱苦得勝的故事,更與國家一種愛好站在弱者角度出發的傳統連結。這種意念,你可以在平格瑞斯出身於三輪車司機和水果販的故事中看見,或者從阿拉帕格在中學一年級加入籃球隊時,只有4呎9吋高90磅重的回憶裡看到。

「Puso」,字面上解釋為『心』的意思,不單是菲律賓國家隊球員對於身分的認同,更代表整個國民,一種不被看好,卻全力一拚的信念。

「不只是為了隊友,更是為了整個國家,Dray是否會衝出來一起戰鬥,是很重要的。」阿拉帕格帶著複雜的情緒說著。為了追求最大的贏球機率,必須捨棄多次共享勝利戰果的多希特。在他們心中,多希特不只是隊友,更是兄弟。

根據FIBA規定,球隊只能帶上一位歸化球員,布拉契能否帶著決心出征,是其餘隊員們最擔心的不可控因素。

幾週後,站上西班牙塞維亞球場的球員們,總算消除疑慮。這群來自不同出身,講著不同方言,帶著不同膚色的兄弟們,將如此靈魂,在全球注目的頂級舞台上,完美呈現。


現在,「Puso」不只出現在布萊契的推特內文,更被這位帶著腿傷力拼的新公民,具體化地展現在此頂尖戰場。「Puso」,也不僅是開賽前,球員大聲吶喊的戰鬥口號,更象徵著挑戰世界的勇氣。

最後一場賽事的鳴笛響起,雷耶斯對著球迷們振臂吶喊。距離他們上一次在世界級的舞台拿下勝利,已經相隔40年之久。

「Andray,給了我們一個(挑戰世界的)機會。」而在出征前,雷耶斯就曾如此說著。

 

 

照片 (1)  

後記

最近訪台參加瓊斯盃的菲律賓男籃,在台灣吸引不少目光。其中一個原因是因國籍爭議事件的湖人隊後衛Jordan Clarkson隨隊前來參訪,加上過去與林書豪有過隊友經驗,激起球迷的好奇感,讓他意外成為運動媒體們的追逐目標。另外,國家隊新秀Terrence Romeo華麗的運球技巧與得分爆發力也吸引眾人目光,從此也可看出,國家隊正在等待新血們的成長。

近距離觀察菲律賓隊,可以發現,他們的互動真的很像一家人。沒出賽的老將,在場邊比任何人都激動,有機會就會提點小將們處理球的細節。球星們對於場邊的球迷要求也幾乎是來者不拒,擊掌、合照、簽名都是面帶笑容的。我在想,如果哪天我被分派到外地工作,看到中華隊來打比賽,應該也會想辦法跑去看比賽吧....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ktiger 的頭像
oktiger

運動員與觀眾的喜怒哀樂

oktig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